<menuitem id="gqsf1"></menuitem>

  • <menuitem id="gqsf1"></menuitem>

  • 首頁 > 市場活動 > 行業資訊 > 2017上半年物流業發展報告:及時配送催生新業態
    2017上半年物流業發展報告:及時配送催生新業態
    發布時間:2016-07-12 15:58:15

    隨著人們生活、工作節奏的加快,消費者對商品流通速度提出更高要求,這讓同城配送在物流業中占得一席之地。同時,提供即時、便捷服務的外賣配送、快遞柜等領域也不斷升級。在外賣配送逐漸實現“一小時到30分鐘”的時效優化時,物流企業爭相在即時市場、“最后一公里”、“最后100米”下苦功。

    便利化:

    未必是掘金高地

    物流便利化倒逼傳統物流改革,企業不斷整合社會閑散人力資源,同城快遞不僅可以節約運輸成本,還可以減少臨時倉儲環節,使快件生命周期更短。同城快遞解決了很多傳統物流無法解決的問題。例如,液體、寵物、大件物品等被普通快遞拒絕的物品,在同城快遞中找到了運輸途徑。同城快遞的獨特性也決定了其巨大的發展前景。

    快遞自提柜還很難實現盈利,自提柜從消費者免費使用而興起,即便占領市場份額,盈利模式仍十分模糊。另外,各大物流企業都在投資快遞自提柜,也可能造成快遞自提柜企業定位不明晰。

    快遞自提柜的盈利模式是最大的痛點,很多企業都在賠錢。近鄰寶副總經理宋召衛表示,除了使用者付費和廣告營收外,還采取招商加盟的形式實現盈利,近鄰寶的加盟門檻較低,投入相應快遞柜以及服務費用便可加盟。盡管企業對北京市場充滿期待,但盈利模式仍需摸索前行。

    同城配送:

    資本催化競爭激烈

    伴隨網購與移動購物方式的普及,異地寄遞高速發展的同時,同城快遞也迅速崛起。國家郵政數據顯示,同城速遞是物流業增速最快的子行業,未來五年將保持30%的增速,預計2020年市場規模將超2000億元。2016年前三季度,同城快遞業務量累計實現51.1億件,其中同城速遞13.6億件,占到26.6%。

    另外,北京市郵政局的統計顯示,2016年,全市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近20萬件,同城業務量約為9萬件,占比43%,同城業務收入累計85.74億元,同比增長108.63%。

    隨著同城配送快遞行業快速發展,市場也即將被瓜分完畢,資本的不斷涌入加劇了行業間的競爭。2017年2月,閃送宣布完成5000萬美元C輪融資;人人快運也在成立五年內完成兩輪共計6500萬美元的融資;達達正式上線C端業務“達達快送”,提供專人直送、15分鐘上門取件、1小時送達、“7×24”小時全天候服務。

    此外,以順豐速運、“四通一達”為首的傳統快遞公司也越發重視同城配送業務。順豐速運與百度外賣合作傳聞四起,業界猜測在百度外賣的幾個重要物流直營城市,順豐速運將為百度外賣提供配送服務。此前,順豐速運曾推出“即刻送”的同城配業務,主打“輻射一小時本地生活圈”,聚焦3-5公里。2017年上半年,圓通速遞啟動同城配送網絡,布局同城快遞、跨城市快遞服務。

    外賣配送:

    上演時效plus

    懶人經濟創造市場商機,送貨上門服務深受歡迎,解決即時需求的跑腿服務也吸引了物流企業爭相入局。

    2017年3月,美團外賣“跑腿”業務正式上線,一個月內覆蓋北京、上海、廣州、南京、常州、濟南、廈門等20個城市。隨后,餓了么在4月推出“幫買幫送”業務,在上海進行試點。

    此外,餓了么在上海地區對旗下送餐員的電動車實施編碼管理系統,實現一車一碼、一車一人對應管理。在配送跑腿過程中,送餐員往往為了縮短送餐時間,忽略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在街頭飛馳,廣受詬病。同時,當餐品出現問題、送餐員服務惡劣時,用戶往往缺少憑證,導致維權難度加大。實際上,跑腿服務的配送環節實現規范化,也是平臺之間競爭的關鍵。

    此外,“30分鐘”逐漸成為外賣平臺追求的配送時限。2016年12月,百度外賣CTO耿艷坤在北京商報社和北商研究院聯合主辦的2016(第二屆)互聯網+物流格局論壇上表示,百度外賣通過對每一個環節進行數據建模,保證每個用戶訂單在30-40分鐘送達。百度外賣可以準確預估餐廳出菜時間,損耗時間也可以預估。

    2017年6月,餓了么在外賣大會中表示,未來要打造的是一個30分鐘即時上門服務的平臺。小e到家相關負責人表示,智能化技術使訂單派送更加合理,訂單像搭乘“順風車”一樣,使接單“騎手”配送效率提高。

    自提柜:

    互相注資跑馬圈地

    物流配送中的“最后一公里”一直是企業的“開荒”重地,紛紛布局快遞自提柜、自提點。不過,雖然被稱為行業的又一風口,但快遞柜業務卻始終虧損嚴重。期間,國內行業開始注資自提柜業務。

    公開資料顯示,速遞易母公司三泰控股,曾因率先進入快遞自提柜市場而一度獲得高達500億元估值。但隨著快遞自提柜盈利難成為業內共識,三泰控股業績從2015年開始連續下滑,財報數據顯示,公司在2015年虧損近3800萬元,2016年虧損幅度增至12.68億元,凈利潤同比下降達3244.99%。

    不過,2017年6月速遞易運營主體、三泰控股的全資子公司——成都我來啦的控股權已經由中國郵政旗下的中郵資本管理郵箱公司接手,同時,成都我來啦引入菜鳥網絡和復星集團。據悉,股權交割完成后,中郵資本將持有成都我來啦50%股權,三泰控股持有34%,菜鳥網絡和復星集團持股比例分別為10%和6%。隨后,速遞易推出智能寄件產品“小黃筒”,并計劃2017年鋪設10萬套,繼在上海展開試點后,小黃筒還將進入北京市場進行試點。公開資料顯示,目前,速遞易快遞柜布點超過5.6萬個,遍布全國79個城市。

    早在2015年6月,順豐速運、申通速遞、中通快遞、韻達速遞、普洛斯5家物流公司宣布投資5億元成立深圳市豐巢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豐巢科技”)。2017年初,多家物流企業共同向豐巢科技增資超20億元。京東也對外宣布將接入豐巢快遞自提柜,并且豐巢與京東實現了信息的打通。

    種種跡象表明,物流巨頭在快遞柜領域加速布局。同時,各物流企業之間呈現出共同注資、相互滲透,在投資中既獨立又融合的態勢。


    <menuitem id="gqsf1"></menuitem>

  • <menuitem id="gqsf1"></menuitem>

  • 黄色视频看看